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新聞列表>要聞

粵港澳大灣區科技金融發展論壇在穗召開

來源:科技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24 16:28:11

  22日,粵港澳大灣區科技金融發展論壇暨大灣區科技金融路演活動在廣州舉行。論壇上,同時舉行了廣州科技金融集團有限公司揭牌儀式。據悉,該公司旨在發揮國有資本和科技平臺雙重優勢,構建“科技園區+科技金融+創新服務”運營新模式,打造新型科技創新發展投資平臺。

20190624-2

  成立科技金融集團 擬5年服務萬家以上的科技企業

  廣州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陳志英致辭中表示,科技金融是國家科技創新體系和金融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近年來廣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科技金融工作,先后出臺了一系列促進科技金融發展的政策措施。包括通過搭建4億元風險補償資金池使科技信貸服務實體經濟能力不斷提高;通過設立50億元科技成果產業化引導基金,引導風投創投機構落戶聚集效應不斷增強;推動科技型企業利用多層次資本市場壯大發展等,形成了完善的科技金融服務體系。他表示,希望各位專家、企業家能夠利用本次論壇交流思想、溝通信息,為進一步開展合作打下基礎。同時廣州將進一步營造良好的環境,推動各類金融機構落戶廣州,加強服務科技型企業,助力國家創新中心城市建設。

  今年出臺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金融科技”被多次提到,不難看出我國對大灣區金融科技發展的重視。對此,中國人民銀行廣州分行副行長彭化非指出,廣州作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核心城市,正處于經濟新舊動能轉換和城市綜合實力提升的關鍵時期,迫切需要推動科技與金融深度融合。

  會上揭牌成立的廣州科技金融集團有限公司正是廣州推動科技金融融合的有力措施之一。據了解,該集團將通過5年發展,到2024年實現資產規模超200億元,年營業收入超20億元,利潤總額超5億元。累計建設運營園區200萬平方米以上,投資基金管理規模50億元以上,服務科技企業1萬家以上,孵化投資和培育出5家以上科技上市企業。

  論壇上還舉行了科技信貸資金池合作銀行授牌儀式。廣州市科技局局長王桂林、廣州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局長邱億通分別為23家合作銀行授牌。為引導和鼓勵商業銀行加大對科技信貸支持力度,著力解決科技型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廣州市科技局于2015年創新設立了首期4億元的廣州市科技型中小企業信貸風險補償資金池,為1354家中小企業撬動超過114億元的銀行貸款支持。如今,廣州市科技局繼續設立廣州市科技型中小企業信貸風險損失補償資金池,規模高達10億元,合作銀行增加至23家。

  “金融科技結合應扎實,防止重蹈互聯網金融覆轍”

  “科技和金融有不同的組合方式,我今天談的是金融科技。”主旨演講上,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開門見山點明主題。

  近年來,我國金融科技發展迅速,發展金融科技也成為各級政府的主要戰略方向之一。對于這樣的發展趨勢,李揚表示欣慰地同時也有點擔心,“要防止重蹈互聯網金融的覆轍,也要防止運動式發展可能帶來的弊端,金融和科技的結合過程應更扎實。”

  他特別指出,金融科技相結合,首先應放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大背景下,接著全面引入科技因素,讓其和實體經濟密切結合,全面改造實體經濟運行的科技基礎,提升勞動生產率和科技競爭力。在此過程中,應厘清科技在金融領域中的應用,金融體系也應相應調整,以便更好地接納金融科技。“發展金融科技的要義,就是使創新成為推動金融服務供給結構變革和金融服務效率改進的根本支撐。”

  “必須轉變資本配置模式,讓普通資本變成息壤資本”

  “中國在從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的轉型過程中,資本的作用該如何發揮?”科技日報社副社長房漢廷以政府引導資金為例。他說,我國從2002年研究設立政府引導資金,到2018年底中國設立的政府引導基金多達2065支,基金規模12.27萬億。但這些專注于創新投資的資本,利用效率較為低下。

  如何才能讓創新資本發揮更大作用呢?“近50年來,美國龐大的經濟體量一直維持著較高增長,這離不開技術進步和高能資本出現。高能資本包括天使投資、創業投資等。”他指出,正是因為出現了規模足夠多的高能資本,美國創新企業才得以快速成長,先后出現因特爾、蘋果等一系列世界級企業。

  我國要讓資本實現邊界收益遞增,變成高能資本,成為創新驅動的主要資本類型,應該怎么做?房漢廷結合多年的理論研究和工作實踐,提出“息壤資本”理論。“息壤資本是指一個經濟體為開展創新創業活動投入并能夠開啟自動生長機制,不耗損或少耗損的一種特殊資本,屬于典型的邊際收益遞增型資本。”他指出,這種資本包括:卵化資本、孵化資本、羽化資本和翔化資本。息壤資本的集約化模式,相對應則是卵化器(技術卵化期)、孵化器(項目孵化期)、羽化器(企業助長期)和翔化(企業擴張期)。

  “這幾個方面既可獨立,又可分頭運作。比如技術卵化期形成的東西可以賣給孵化期,孵化期的東西賣給羽化期,羽化期的則賣給翔化期,從而形成了通過息壤資本培育企業的全生命周期生長鏈條。真正的創新,必須把此四方面綜合起來,讓技術資本和息壤資本形成雙輪驅動,達到科技金融驅動國家創新發展的目的。”他強調,息壤資本是一個體系。要讓普通資本轉化成息壤資本,從息壤資本這個高能資本就可以產生未來的高能企業、高能產業,推動中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因此,必須轉變資本配置模式,讓更多的普通資本變成息壤資本。

相關新聞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